毕竟没有直接的关系

2019-07-08 17:17

如果学校在吉娜在校期间宣传吉娜取得的成绩,无可非议。如果吉娜是被列入该校的杰出校友名单,也说得通。但作为一所中学,祝贺自己校友的丈夫取得辉煌成就,就让人匪夷所思了。毕竟没有直接的关系,要庆祝的话有他的家人,有他所在的学校,怎么也轮不到这所中学。难怪有网友调侃“攀亲戚哪家强?” “跟贵校教育品质或是业务有半毛钱关系吗?”“学校可以称自己是培养诺贝尔夫人的。”

内容提要:前些天,湖南大学新闻“我校在《nature》发文实现零的突破”,被国内各大主流媒体转载。

有“好事者”通过作者的简历,顺藤摸瓜。发现《快速充放电铝离子电池》这项研究,是鲁兵安副教授作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访问学者,在戴宏杰课题组里做出来的成果。鲁副教授只是四位第一作者之一。

类似的事件屡见不鲜。学校“摆成绩”无非有两个目的:激励本校成员,求得社会声誉。然而单从这两起事件来看,“求得声誉”怕是不用想了。

前些天,湖南大学新闻“我校在《nature》发文实现零的突破”,被国内各大主流媒体转载。有“好事者”通过作者的简历,顺藤摸瓜。发现《快速充放电铝离子电池》这项研究,是鲁兵安副教授作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访问学者,在戴宏杰课题组里做出来的成果。鲁副教授只是四位第一作者之一。

学术成果的归属问题固然复杂,有其章程,但也可用常识去理解。一项研究成果的问世,肯定需要“人、财、物”。它们的归属最终决定作品的归属。这项成果是由是湖南大学出的人力、物力、财力吗?即使湖南大学出了人,所有的耗费都来自其一家吗?基于这些理由,很多网友并不认可湖南大学“我校在《nature》发文实现零的突破”的宣称。

2014年,安徽蚌埠第一中学曾挂出告示庆祝该校“女婿”获诺贝尔奖。当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之一是美国科学家埃里克?白兹格,其夫人吉娜毕业于蚌埠第一中学。虽然这些是事实,但不少网友认为学校是在一厢情愿地“攀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