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限制了机场间联合运营的可行性

2018-10-26 15:19

莫恩表示,未来20年,年航空旅客量将增长一倍,达到72亿人次,机场面临的前景十分不乐观。而波音和空客预测,在此期间内,航司的飞机数量也将差不多增加一倍。

iata称,高峰季节和淡季定价的方式不会取代起降时刻分配的模式,这种方式通过收取航司使用机场的基础建设费以鼓励航司使用淡季时的起降时刻。莫恩表示,这种方式在实际中不会凑效,因为航班计划是由市场需求决定的。

而在起降时刻拍卖的政策中,那些没有资金或影响力获得所需起降时刻以服务计划网络航线的航司处于不利地位。在起降时刻分配中,通过起降时刻协调的管理分配是一种较受欢迎的起降时刻分配方式,这种方式通常遵循iata的指导原则,需要一位独立且中立的协调方审查此前航季的运营情况。

莫恩称:“这个指导原则能够促进合理竞争,并帮助廉航进入许多起降时刻受控制的机场。”

一些机场选择通过协调起降时刻的方法应对乘客流量带来的压力,这种机场的数量反应出日益恶化的机场时刻情况。全球各区域使用这一方法的机场数量都在增加。2017年11月30日,iata表示全球共有189座3级协调起降时刻的机场;122座2级协调起降时刻的机场。中国有21座协调起降时刻的机场。

-对夜间航班的运营限制和禁止正在增多,并限制了机场间联合运营的可行性,尤其是晚间从亚洲出发并于清晨到达欧洲的远程航班。

-全球大多数已经很拥挤的机场都无法立刻满足大量的起降时刻申请,申请方必须排队等待。在特殊情况下,机场会把一些特定的起降时刻分配给航司。一座机场有时一个航季会收到6万个等待批准的起降时刻申请,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在一些机场,拍卖机场时刻是个受欢迎的方式,但这种方式是否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还不明确。莫恩说:“这种方式看上去像是一种基于市场规则实现绝对高效分配的理想解决方案。起降时刻被当作稀缺产品卖给出价最高的竞拍航司,从而使经济收益最大化。但事情可能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民航资源网2018年3月18日消息:据网站orient aviation报道,近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全球机场起降时刻负责人劳拉·莫恩(lara maughan)表示,全球机场时刻容量和航空公司对机场时刻的需求增速不相符。莫恩说:“如果没有良好的机场时刻分配流程,机场就会遭遇混乱,会出现机场停机位数量少于飞机数量、乘客数量超出机场候机楼和运营系统承载能力的情况。”

莫恩称:“现实来讲,未来10年内完全无可用起降时刻的机场数量可能还会增加100座,这是50%的增长。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未来10年内将会有300多座协调起降时刻的机场。”

-在分配流程中,跑道起降数量,值机、安检、提取行李等航站楼内的乘客活动以及不同类型和规格的可用停机位都必须被考虑在内。

对航司(尤其是廉航)来说,将休闲航线的机票保持在合理的价格范围内将会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除了基建费外,它们还需要支付巨额的时刻费用。(李晓燕/编译)

-待分配的起降时刻数量是惊人的。伦敦希斯罗机场一周分配9500对起降时刻。

iata称这种模式的流程可让航司在不支付额外费用的情况下进入新的市场,同时起降时刻的分配免费,不会推升机票价格,因此对乘客来说是个好消息。

-航司需要使获得的起降时刻与机队及机组轮换相匹配,同时使起降地与航班时刻要求及下一个联接航班相匹配。

3荐闻榜

莫恩说:“机场容量的缺乏仍然是个关键问题,当前没有任何系统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相关方面现在就开始负责任地投资基础设施。如果政府能够做出决策,同意尽快扩建机场,那我会很高兴地提前退休。”

但在机场采用何种起降时刻分配政策上,行业内没有形成一致的意见。除了iata推荐的起降时刻协调政策外,解决机场拥堵的方案还包括高峰/淡季定价和起降时刻拍卖。

根据一个确保航司能同时获得时刻分配的时间表,行政分配的方式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这一方式使航司能将起降时刻和计划的航班时刻相匹配,并公开出售座位运力。

起降时刻拍卖也会极大地改变航司的商业模式,盈利微薄的航线会被取消,进而使联接偏远地区和大型城市产生的社会效益消失。

起降时刻利用率的要求,也确保稀缺时刻不会被浪费,机场的利用率可达到98%,同时使航司在有需求的市场中运营。这种模式对航司、商业模式以及它们的支付能力不存在偏向。

莫恩说:“无疑,我们将进入一个机场可用时刻容量将影响旅客服务需求能力的时期。我们需要管理好机场可用时刻容量与时刻需求之间的巨大差距。”她表示,要建立一个良好的系统,只允许拥有起降时刻的航司运营航班。iata认为其全球起降时刻指导原则(wsg)能够帮助机场在未来实现公平的起降时刻分配管理。

所有起降时刻利用率都达到80%的航司可以根据历史优先权保留这些起降时刻;新申请的起降时刻不能与现有起降时刻运营相冲突。至少50%的可用时刻池要开放给新进入的航司。

“最近,中国在广州白云机场试行了一些起降时刻的竞拍,并在上海浦东机场进行了抽签分配。但这种试验后来再没有进行过。”